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一类 >

装备制造业:是“人才”而非“机器”的竞争_0

  与传统经济增长理论的看法不同,发展装备制造业的关键不是工业由轻向重的转变,而科技服务业的发达才是支撑装备制造业强大的基础,也就是说装备制造业其实是一个服务业的发展故事。那么,对于一直想补齐第三产业短板的佛山,该如何跨越从装备制造业大市到强市,以实现广东省委、省政府今年6月给佛山的新课题:领衔珠江西岸打造万亿规模的装备制造产业带?

  伴随二战而发生的一场特殊战争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1944年,欧洲战场,诺曼底登陆之后,美国迅速出击,俘获德国、意大利的优秀科学家,给予美国国籍,使其为美国服务。而同时攻入德国的苏联,则集中精力抢运成千上万的机器和设备。一者抢人才,一者抢设备,对国家战略资源的不同抉择,导致了两个超级大国其后截然不同的命运。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德国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总数是美国的3倍,但在半个世纪后,全世界自然科学领域诺贝尔奖得主中,有40%是美国制造,有超过70%的人才被美国聘用。

  在佛山,也有一个被称为无线电八厂现象的故事说明了高端人才的引入对于制造业大市产业升级的重要性。上世纪80年代的佛山,作为市场力量主体的一大批企业发挥积极引才的魄力,政府也配套了一系列引才政策,为人才落户开足绿色通道,一时间,佛山成为全国知名的电子类人才的聚集地。曾经生产出赫赫有名的星河音响的佛山市无线电八厂是其中的佼佼者,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无线电八厂从全国引进了600多个大中专毕业生,光是来自清华等名校的大学生就达到60多个,而当时整个工厂员工不过1300多人。

  凭着高端人才的支撑,无线电八厂在微型电子计算机、音响等领域闯出名堂。1985年底诞生的星河牌音响,后来名噪全国,之后入选全国电子工业百强。后来,因为自身经营问题,无线电八厂最终停产。但是,无线电八厂当时所聚集起来的人力资源,却成了推动佛山高科技产业发展的黄埔军校。现在,在被看成是佛山近几年转型升级最大亮点的南海天安数码城和瀚天科技城内,目前集聚着十几家与无线电八厂有着不同渊源的公司。其中,由八厂几位技术骨干创立的广东天波信息技术公司,现在是国内最大的公话计费器供应商;由八厂自动化工程部十几年前转制而发展起来的佛山航星自动化设备公司,目前在印染数控方面的技术水平一直保持着国内领先;专门从事环境在线监测服务的广东长天思源环保科技公司则刚刚完成了在新三板的上市,成为省内环境监测行业首家登陆新三板的企业。可以说,天安数码城和瀚天科技城产业氛围的培育,最早是由从无线电八厂走出来的技术型创业人才所聚集起来的。

  回到装备制造业,在世界范围内,目前决定装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是光机电一体化技术的应用,其中光加工、智能化与信息化技术的融合成为最为重要的三个方向。对照这些关键领域所需要的技术突破,根据佛山装备制造业内人士自我审视的说法:佛山装备制造业的堆头不小,有4000亿产值,但层次不高,人才奇缺,原创更少。

  那么,曾经的无线电八厂现象能否在佛山装备制造业领域重现?在位于佛山高新区的广东高聚激光公司,笔者遇到了在光加工领域具有重要地位的多名专家,他们中既有从海外回来的创业人员,也有来自国内老工业基地沈阳、洛阳的高端人才。

  这些技术型创业人员告诉笔者,吸引他们来到佛山,或者愿意为佛山做人才红娘的原因,最主要是基于佛山装备制造业的市场潜力。在他们看来,作为工业之母的装备制造业在佛山本土的发展具有很大的空间。

  在高聚公司的创始团队看来,这种空间体现在把佛山作为光加工这一装备制造业基础性公共技术实现大规模产业化的平台。高聚酝酿出以企业为主导的激光产业园的初步规划,通过1(高聚)+6(子团队)的模式,启动全技术链的建设,目的在于夯实竞争力。其已经与国内6所大学、7个科研院所、5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合作,接下来,还将有一批来自中科院等科研院所的专业人才加盟参与子团队的建设。

  这种方式,实际上是试图通过围绕拥有核心技术的主脑企业,进一步完成树状的科技创新体系,体系内形成互相支撑及滋养的关系,子团队还可以根据市场的需求继续裂变成更多的团队,时机成熟时放开手脚进行创业。

  由企业来主导组建产业园,发挥企业对市场的认识,明确接地气的研究课题。而后,企业向科研人才团队抛出课题,通过研究成果的有效产业化,成功地为科研人员向创业家的身份转变提供了试验平台。这样的市场驱动的发展理念,其实也是借鉴了美国硅谷、波士顿等创新区域的成功经验。就在美国的硅谷,一条不足50公里长的狭长地带聚集了1万多家高科技公司,其中包括30多家位居全球100强的科技公司总部,其秘诀在于美国硅谷和斯坦福大学的良好融合互动。斯坦福大学很多教授兼具教师和企业家双重身份,很多科研成果直接在教授的公司内实现产业化。

  高聚公司与科创人员进行开放式合作的平台化模式,与目前一些地方政府所采取的人才引进策略有着本质不同,没有从经济规律与产业链规律出发,看好一个项目或团队后,就一头热猛扎进去。这种对具体某项技术、某个项目、甚至某个人介入太深的做法,带来的结果往往是政府的过度关注、过度扶持,导致资源过度集中到某一项目中,挤出了其它更多的项目。

  我们知道,某项关键技术的突破往往需要一个技术群的支撑,而不是单个团队或单个技术领头人就可以完成的。以非市场化的手段对技术团队进行扶持和补贴,不但经常会作出不专业的决策甚至衍生出腐败问题。而且,即便政府的扶持决策偶然做到了正确,也会产生所谓的人才贵族,破坏市场的公平竞争,不利于技术集群的出现。人才团队不一定能在区域内生根开花。

  但像佛山这样一个高技术人才相对缺乏的制造业城市,政府对于人才的引进是否就无所作为了呢?当然不是!要尽量减少直接圈定人才的引才计划,而去补足企业无法做到的事情。比如,政府可以把资源和精力用在环境打造上面,降低产业空间成本,降低企业运营成本,降低创业门槛,降低产业税赋,解决人才安居房,建立开放、包容、公平、机会均等的人文环境等方面。

上一篇:自动化设备价值凸显 制造业深度关注_12 下一篇:没有了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